ij大美网 > 武侠之大后宫 > 第二十一章 挟持

第二十一章 挟持

ij大美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武侠之大后宫 !

    余沧海一走,青城派的弟子们也在互相扶持下,搬走于人豪冰冷的尸体,狼狈的鱼贯退出。方才还雄赳赳的八名青城弟子现在几乎全部都挂了彩,受伤最重两位已经昏迷,与他们想比,被刺瞎一只眼睛的贾人达看起来倒算是伤的不太重了。

    青城派的人走后,黑衣人不由分说的连续在张扬身上点了好几下,并说道:“跟我走。”

    “这就是点穴?”也不知被黑衣人点了哪个穴道,张扬忽然觉得全身酸麻,甚至连抬手都十分困难。

    “别担心,我刚才点穴的时候顺便已经帮你止了血,到了地方后,我自然会放了你。”

    黑衣人也不管张扬同不同意,便是像提小鸡一样,单手将张扬提起,携在腰下。

    随后一个纵身便从窗户跳下二楼,稳稳落地后,径直来到客栈的马棚,牵了匹高大的黑马。轻轻一扔的把张扬放在上面,随即腾空跃起上马。重重的夹了下马腹后,也不理哭天喊地的客栈掌柜,便冲出了支离破碎的客栈。

    张扬被放在马上只觉颠簸不已,连心脏都快抖出来了,难受之极。

    被黑马驮着出了客栈,行到一条街的拐角处,张扬忽然听后面有熟悉的声音响起:“张大哥……”

    张扬循着声音的斜眼瞟去,见到一位身穿青衫的婀娜女子,竟然是岳灵珊。

    “……”张扬想张口对岳灵珊说话,这才发觉舌头好像被什么东西夹住一样,竟是说不出话来。心中了然的想到,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点哑穴了。

    岳林姗见张扬这幅显然被劫持了的狼狈模样,立刻不管不顾的拔腿便跟了上来,尾随着驮着二人的黑马穷追不舍。

    她刚才被张扬劝出客栈后,便是四处去找二师兄劳德诺,在茫茫人海的福州城,自然是无功而返。

    因为心中牵挂着张扬的安危,便又折返回来了,却恰巧在这路口处碰到了他。

    就在这时,苍老师的身影再次像幽灵般的出现,并且如鬼魅一样的漂浮在张扬面前的虚空中,一直跟着张扬的马匹匀速移动,只听她嗲声道:“尊敬的宿主你好,由于岳灵珊对您的好感度上升到100,现在开启一条后·宫手册支线任务:与岳灵珊进行合体双·修。提醒宿主,该任务没有时间限制,也没有任务惩罚。”

    “尼玛,这合体双·修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和她XXOO?”听到这一条奇葩的支线任务,张扬在这一刻甚至都忘记自身的处境,惊讶的目瞪口呆。

    “是的,宿主只需和岳灵珊XXOO就可以完成该任务。”苍老师一本正经的说道。

    随即在无操作下,张扬的眼前又漂浮出虚拟大屏幕来,在其中央处,后·宫手册已经自动打开。

    而在手册的书页右上角,岳灵珊整个人像是三D投影一般的覆盖在其上,那画面是如此的清晰。

    画面上的岳灵珊身穿一件粉红色的BRA,穿着一条同色的丁字裤,面带勾死人不偿命的挑逗微笑。而最要命的是,这幅画面居然还能自动旋转,几乎将岳林姗那窈窕身姿尽显无疑。

    张扬敢担保,就算是让世界上最好的PS高手也合成不了如此真实的画面来。

    当看到这幅香艳的画面,张扬若不是被点穴的话,恐怕下半身又该不安分了。

    在人物下方,则有着如下的注解:

    姓名:岳林姗

    武学:华山剑法(小成),玉女十九剑(入门)

    双修值:0/10

    浏览完这些数据,张扬不由得发问道:“这双·修值是什么意思?”

    “双·修值就是宿主和后·宫成员XXOO的次数,一但完成了初始数值,便能够让宿主和后·宫成员同时得到系统的意外奖励。比如说,宿主如果和岳林姗双·修10次后,就可以达到第一阶段的双·修任务,那么宿主和岳林姗便可以同时学到一门对方的武学功法或其他方面的奖励。”

    “不会吧!双·修居然能学到对方的武学功法?这也太奇葩了吧!”宅男张扬只在澳门皇家手机游戏里听说过双·修练功,实在难以想象,如今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一想到与如此迷人的岳灵珊XXOO的双·修练功,真TM是人间美事啊!

    当张扬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看不见岳灵珊要窈窕的靓影。

    只因这几条街较为偏僻,路上没什么行人。黑衣人鞭马疾驰下,岳灵珊毕竟只是两条腿的人,跑不过这健硕的快马也是理所当然。

    黑衣人骑马出城后,沿着城外的官道向左疾奔,走了约莫一刻钟左右,便看到了一间间并排的茅草农舍。

    眼看着这应是一个城外的小村,黑衣人拐进村里的一条仅有半丈宽的巷子,在巷子的第二家农舍的篱笆旁停下。

    这家农舍不算大,仅有三丈长宽。篱笆前的院子里种了一些蔬菜,而院子前方则有三间用黄土堆砌而成的茅草房。

    黑衣人打开篱笆,将马拴在篱笆旁的木柱上,然后便将张扬从马上提了下来,阔步最中央的房舍走去。

    “师叔。”或许是听到马声,从最左边的房舍中又走出一个黑衣人来。

    那黑衣人居然也是一席夜行衣,黑布包头,只留出一双小眼睛。他用这双滴溜溜的眼睛扫了张扬一眼后,便不再看他。

    张扬朝那黑衣人看去,心中不由想到:“这是拍电影吗?大白天的,在家里居然也要穿夜行衣……这人好奇怪,怎么觉得在哪里见过似得?”

    抱着张扬的黑衣人对那人一点头,并压低嗓子说道:“嗯!屋里说话。”

    来到屋里后,张扬被放在一张木椅上。

    随后,高大黑衣人便在他身上啪啪的点几下。说来也是神奇,张扬虽然依旧觉得浑身麻木,不过却是已经能动弹。这就像是被打了麻药之后,药效消退时的感觉。

    张扬还在惊讶的扫视着屋中的两个黑人时,那高大的黑衣人忽然间拉开脸上的黑布,露出一张如张飞般胡子纵横的黑色方脸来,只见他抱拳说道:“张少侠,实不相瞒,在下正是嵩山派费彬,刚才多有得罪,请见谅。”

    张扬糊里糊涂被带到这里,正在考虑他们出于什么目的,眼见这家伙竟对自己如此礼遇,更加摸不着头脑了。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