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大美网 > 武侠之大后宫 > 第一四二章 谁当掌门

第一四二章 谁当掌门

ij大美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武侠之大后宫 !

    此次嵩山之行,张扬带着米为义和二十余名护卫前往,慢行数日后到了嵩山脚下,离会期尚有两天的时间。

    等到九月初九正日,张扬率同众弟子,一早从客栈出发动身上山。

    嵩山是道教主流全真派圣地,位于河南省西部,属伏牛山系,地处登封市西北面,是五岳的中岳。此地风水极佳,向来藏龙卧虎,如今诸多大派都聚集于此,如少林和一些大型寺庙都云集在这一带。

    张扬带着人走到半山,四名嵩山弟子上来迎接,执礼甚是恭敬,只听当先一人说道:“嵩山末学后进,恭迎衡山派张掌门大驾,敝派左掌门在山上恭候。泰山、华山两派的师伯叔和师兄弟昨天便都已到了,恒山派的劳掌门和众位师太也刚刚上山去了。张掌门和众位师兄到来,嵩山派上下尽感荣宠。”

    在几人的引领下,张扬一路上山,只见山道上打扫极为干净,每过数里,便有几名嵩山弟子备了茶水点心,迎接宾客,足见嵩山派这次准备得甚是周到。

    “这一路倒是准备的十分周全,看来这左冷禅对这五岳派掌门之位似乎志在必得,决不容有人阻拦了。”米为义极为不悦的小声嘀咕道。

    行了一程,忽听得水声如雷,峭壁上两条玉龙直挂下来,双瀑并泻,弯曲回旋,飞跃奔腾。

    众人自瀑布之侧上峰,嵩山派领路的一名弟子说道:“此处叫作胜观峰,嵩山位居天下之中,在汉唐二朝之时,原是天下群山之首。张掌门请看,这等气象,无怪历代帝王均建都于嵩山之麓了。”

    他这话里当然不是平白无故指点张扬等人观景,其话中更有深意,似在说嵩山为群山之首,嵩山派也当为诸派的领袖。

    “不知我们这些江湖人士,跟帝王官吏拉得上甚么干系?难道左掌门时常结交官府吗?”张扬微微一笑的说道。

    武林人士结交官府向来为人所不齿,那人听张扬如此一说,当即脸上一红,顿感十分尴尬,便不再多做介绍了。

    由此而上,山道越来越险,领路的嵩山派弟子一路指点,道:“这是青冈峰,青冈坪。这是大铁梁峡,小铁梁峡。”

    铁梁峡的右边布满怪石,左边则是深渊万和,在雾气重重之下,根本望不到底。

    一名衡山护卫忍不住好奇,便抱起一块脑袋大小的石头抛下壑去,石头和山壁相撞,初时响声如雷,其后声响极小,终至完全听不到,足见这山峰极高。

    众人走一段路,那嵩山弟子则是一路介绍山上的景致,过了不久那弟子带着他们折向西北,又上了一段山路。这才望见峰顶的空地之上已经人头攒动,聚集了至少上千人。

    引路的数名嵩山弟子加快脚步,应该是去上峰报讯了,等那人上峰之后,立刻听到鼓乐声响起,大概是欢迎张扬等上峰。

    张扬等人已经上到峰上时,一名身披黄色布袍,身材敦实,气度不凡的中年人率领了二十名弟子,当先走上几步,拱手相迎。

    经过一番介绍之后,张扬这才知道此人便是武林中响当当的腹黑人物左冷禅。

    “张副掌门来的正好,贵派莫掌门、泰山天门道兄、华山岳先生,以及前来观礼道贺的不少武林朋友都已到达,请过去相见罢。”左冷禅面上和和气气,带着些许微笑说道。

    不过张扬自听得出其中的讽刺之意,他故意加重这‘副掌门’一词,又把衡山莫掌门摆在首位。

    意思很明显,他只认莫大先生是衡山掌门,而没把张扬放在眼中。

    只因张扬连续重创嵩山派的五名太保,左冷禅自然恨他入骨了。若不是碍于面子,左冷禅恨不得跟他拔刀相见,哪里会像这般的‘以礼相待’!

    张扬微微一笑,倒没跟他多费口舌,又说了几句场面话,左冷禅便亲自领着他们一行人前往封禅台而去。

    古代帝皇为了表彰自己功德,向上天呈表递文,乃是国家的重要祭祀之一。

    封禅台为**石所建,每块大石都凿得极是平整,想像当年帝皇为了祭天祈福,不知驱使多少石匠,才建成如此恢弘宽大石台。

    石台四周有一些阶梯,周围围站了无数人头。而在最高处的石台上整齐安放了数把椅子,只见泰山派天门道人、丐帮帮主、华山岳不群等武林名宿果然都已坐在椅上了。

    华山派阵营中,岳灵珊站在岳不群的身侧位置。张扬看她面容似乎清瘦了些许,不由得心中微微一痛。

    他本想前去跟她打声招呼,可是此女一见到他后,便把脸转向一旁,显然是一副并不想跟他说话的样子。

    如今的场面显然不适宜去劝说此女,张扬只好苦笑一下后,便向别处走去。

    在北方上首处坐着两个面容陌生气度雍容的和尚以及一位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道长,经过一番见礼后,张扬才知道这两人便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方正大师和冲虚道长了。

    而坐在南方下首的一位形容枯槁、身材消瘦,身上抱着一把二胡的老者则就是他从未蒙面的衡山掌门莫大先生了。

    张扬和众人依依见礼,这才在南边的另外一边空置的椅子上坐下。

    “众位朋友请了。”嵩山绝顶山风甚大,群豪又散处在四下里观赏风景,左冷禅这一句话却清清楚楚的传入了各人耳中。

    众人一齐转过头来,纷纷走近,围到封禅台旁。

    左冷禅抱拳说道:“众位朋友瞧得起左某,惠然驾临嵩山,在下感激不尽。众位朋友来此之前,想必已然风闻,今日乃是我五岳剑派协力同心、归并为一派的好日子。”

    “是啊……恭喜……恭喜……”台下显然多数是嵩山派请来的托儿,少说也有数百人齐声叫了起来。

    “想我五岳剑派向来同气连枝,百余年来携手结盟,早便如同一家。不过眼下看来,这同盟已不足以抵抗魔教的入侵。近年来武林中出了不少大事,魔教贼子气焰嚣张,因而我与五岳剑派的前辈师兄们商量,均觉若非联成一派,统一号令,则将来面对魔教贼子,也才能更加从容团结,齐心合力。”左冷禅滔滔不绝的说道。

    天门道人忽而站起身来,声若洪钟的说道:“左掌门口口声声说与五派前辈师兄们商量过了,不管别派怎么做,我泰山派自祖师爷东灵道长创派以来,已三百余年。贫道无德无能,不能发扬光大泰山一派,可是这三百多年的基业,说甚么也不能自贫道手中断绝。这并派之议,万万不能从命。”

    左冷禅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却并不说话。

    就在这时泰山派中一名白须道人站了起来,朗声说道:“天门师侄这话就不对了。泰山一派,四代共有四百余众,可不能为了你一个人的私心,阻挠了利于全派的大业。”

    张扬诧异的见这白须道人脸色枯槁,一副垂垂老矣之态,不过说话中气却十分充沛,听他对天门的称呼,立刻猜出此人应该就是天门道人的师叔玉玑子。

    “玉玑师叔你这话是甚么意思?师侄自从执掌泰山门户以来,哪一件事不是为了本派的声誉基业着想?我反对五派合并,正是为了保存泰山一派,那又有甚么私心了?”天门道人显然是个火爆脾气,加上他脸色本就甚是红润,听得玉玑子这么说,更是胀得满脸通红。

    “五派合并,行见五岳派声势大盛,五岳派门下弟子,哪一个不沾到光?只是师侄你这掌门人却做不成了。”玉玑子嘿嘿一笑的说道。

    “我这掌门人,做不做有甚么干系?只是泰山一派,说甚么也不能在我手中给人吞并。”天门道人怒气更盛。

    “你嘴上说得漂亮,心中却就是为了放不下掌门人的名位。”玉玑子面露讽刺之色的说道。

    “你真道我是如此私心?好,从此刻起,我这掌门人不做就是了。师叔早就想做掌门,你拿去做好了!”天门道人气愤之下,便一伸手,从怀中取出了一柄黑黝黝的铁铸短剑的大声道。

    只听坐在张扬身旁不远处的一位年纪颇大的老者悄声议论起来:“这好像是东灵铁剑,乃是泰山派创派祖师东灵道人的遗物,近三百年来代代相传,已成为泰山派掌门人的信物,想不到天门道人气愤之下,竟把此物拿了出来。”

    “好,既然你不做了,那就让我来做!”玉玑子忽然右手疾探,一把抓住了天门道人的手中铁剑夺到怀中后,便迅疾的飞身退开。

    天门道人全没料到他竟会真的取剑,一怔之下,便怒气涛涛的抽出了腰间长剑。

    这时候两名老道抢在玉玑子身前,仗剑齐上,拦住天门道人的去路,并齐声喝道:“天门,你以下犯上,忘了本门的戒条么?”

    天门道人抬头一看这二人,原来是玉磬子、玉音子两个师叔。

    他气得全身发抖,叫道:“二位师叔,你们亲眼瞧见了,玉玑……玉玑师叔刚才都干了甚么!”

    “我们确是亲眼瞧见了。你已把本派掌门人之位,传给了玉玑师兄,退位让贤,那也好得很啊。”玉音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玉玑师兄既是你师叔,眼下又是本派掌门人,你仗剑行凶,对他无礼,这是欺师灭祖、犯上作乱的大罪。”玉磬子却是面带厉色的吼道。

    天门道人眼见两个师叔无理偏袒,反而指责自己的不是,怒不可遏,大声道:“我只是一时的气话,本派掌门人之位,岂能如此草草……草草传授,就算要让位于人,我也决不能传给玉玑。”

    接下来,泰山派便和原著中一样,在封禅台上上演一幕争夺掌门之位的惨剧来,天门道人竟是被他的两个师叔乱剑刺死,就连三位忠于他的弟子也是惨遭横祸。而当日在回雁楼上和张扬交手的那位天松道长也被牵连其中,当场被砍断右臂,虽抱住性命,一身武功也算是废掉了。

    在一波干戈之后,嵩山派的人迅速打扫了血迹斑斑的战场。

    “回禀左盟主,泰山派全派尽数赞同并派,无人有异议。”刚夺取掌门之位的玉玑子意气风发的如此说道。

    天门道人座下的弟子眼见师尊惨死,天松道人断臂,心知大势已去,听得此言后,也只好默不作声。不过依旧有人咬牙切齿的低声咒诅,有人握紧了拳头,满脸悲愤之色。

    “如今泰山派已经率先赞同并派,请问华山派岳掌门对于并派一事,有何见教?”左冷禅将目光一转的瞧向静坐在西首的岳不群。

    张扬不由也向岳不群瞧去,只因他横空穿越而来,改变了许多事情。岳不群也没有练成辟邪剑法,那他到底赞不赞同并派可就两说了。

    若是岳不群不赞同并派,对于这位未来的岳父大人,张扬也拿他没任何办法的。

    只见岳不群缓缓起身,极有风度的朗声说道:“我华山创派二百余年,中间曾有气宗、剑宗之争。众位武林前辈都知道的。在下念及当日两宗自相残杀的惨状,至今兀自不寒而栗,因此在下深觉武林中的宗派门户,分不如合。”

    “左盟主眼前所行,便是大有福于江湖同道的美事。咱们要一举而泯灭门户宗派之见,那是无法办到的。但各家各派如择地域相近,武功相似,又或相互交好,先行尽量合并,则十年八年之内,门户宗派便可减少一大半。咱们五岳剑派合成五岳派,就可为各家各派树一范例,成为武林中千古艳称的盛举……”

    听着岳不群文绉绉、慢悠悠的话语,本来还颇为忧虑的张扬也逐渐放下心来,显然从其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他是赞成五岳并派的。

    “如此说来,华山派是赞成并派的?”左冷禅颇感诧异的问道。

    “正是!”岳不群十分镇定的说道。

    张扬看到他的模样后,不由更加奇怪,难道岳不群还有其他依仗不成?否则他绝不会冒险答应左冷禅并派一事。

    这位君子剑还会有甚么依仗?难道他最近又练成哪一门厉害的武功不成?

    正当张扬沉思的时候,左冷禅带着明显的喜悦音调说道:

    “好,我五岳剑派之中,泰山派、华山派相继赞同并派之议,看来这是大势所趋。既然并派一举有百利而无一害,我嵩山派自也当追随众位之后,共襄盛举。”

    “眼下五岳剑派中,已经三派赞成合并,如今只剩下北岳恒山和南岳衡山两派没有表态了,请问恒山派的劳掌门,你对于并派一事有何见教?”

    左冷禅望向一直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的劳德诺,脸上居然出现一丝罕见的笑意来。

    显然他认为劳德诺曾经是他的关门弟子,如今就算为一派之掌门,看在昔日师徒情分上,应该也会给他几分面子,顺着他的意见。

    劳德诺也向他报以微笑,随即用标志性的公鸭嗓说道:“北岳恒山和南岳衡山向来交好,在下也与衡山派的张掌门私交莫逆。如今面对如此大事,在下一时间也没了主意。张掌门向来思虑周全,智及无双,他的能力远超劳某,因此在下只好将这个问题留待张掌门来解决了。”

    “劳掌门的意思是,只要衡山派的张掌门同意并派,你也就同意此事了?”左冷禅诧异问道。

    他听了这话,也是半响摸不着头脑。若是劳德诺说让他或者是岳不群来决定此事,左冷禅可能还不会如此惊讶。可是劳德诺居然明显倒向张扬,这就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了。

    众人听了他这番话,不由得顿时哗然。

    要知道劳德诺也是一派掌门,如今说出这般不顾身份,明显屈居于人的话来。让人觉得他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居然如此的不知轻重。

    不过恒山派众弟子到没有甚么意见,显然劳德诺救了她们多数人的性命,在恒山派中威望已经不下当年的定闲师太。她们相信既然劳德诺如此说,显然有其道理所在。

    “既然劳掌门将此事的决定权交予衡山派的张掌门,请问张兄弟,你对五岳合并一事有无异议?”左冷禅本来只想直接询问莫大先生的意见,并未打算询问张扬的意思。如今劳德诺既然这般说了,他也只好将头转向了坐在角落处的张扬。

    接下来,在座之人均是将目光投向了与周围须发皆白的场面十分格格不入,实在年轻的可怕的青年掌门。

    听他问出此言,张扬这沉吟一下,随后便淡淡的说道:“在下倒不反对五岳并派……”

    他这第一句话立刻让左冷禅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是当他说第二句话的时候,左冷禅脸色便变得十分难看。

    “只是这并派之后,还有诸多难以商榷之事,比如在这五岳剑派合而为一后,何人应该做五岳派的总掌门?”面对数千豪杰,张扬侃侃而谈的说道。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