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大美网 > 问道章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反噬

第二百五十一章 反噬

ij大美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问道章 !

    夜色朦胧中,黄雾笼罩。

    与此同时,一种大恐怖之感袭击上心头,令段玉毫不犹豫地元神归窍。

    这个世界,万事万物都处于天道之下,有着看不见的丝线牵连。

    而一下毒毙十万人,必有天谴!

    当年瘟神道人乃是兵家,尚且痛苦一世而亡,何况修道的段玉呢?

    段玉登上城墙,打开灵目,顿时见得丝丝缕缕的黑气从军营上方冒出,里面混杂着诸多半透明的面孔,在痛苦挣扎诅咒。

    蓦然间,诸多黑点化为遮天蔽日的蝗群,向自己汹涌扑来!

    “来了!”

    段玉精神一提,只觉毛骨悚然。

    半空中,这铺天盖地的蝗虫群只分出一小部分,约有十分之一的样子,越过芝城,向更东方而去。

    “身为吴越封君,我还没有光明正大地叛国,吴越王也没有废了我,因此我还是吴越六十二封君之一,作为名义上的主君,吴越就要承受十分之一……可惜了,若我此行得到了吴越王的诏书,奉君命讨伐,那这些怨气自有吴越国器承受,我最多承受十分之一!”

    段玉叹息一声,望着密密麻麻的黑点落下,形成一层浓密至极的黑云,将自己笼罩在内。

    就在这时,他头顶云气一震,开始将黑云笼罩炼化。

    这是他自己的公器。

    不论怎么说,段玉也是云中君、曲胥君,掌握大权多年,自有气运在身,形成公器,正是应对此种罪孽的良方!

    特别是如今,占据芝城,统辖十数县之地,人口数十万,若不是人心未附,公器不稳,承受数万怨念毫无问题。

    毕竟,此战过后,南句州已经尽在掌握。

    而吴越一国也才四州,还要分一半与封君,无鸠真正掌握的,其实也就两州之地而已。

    自己所掌握的权力,已经等同于吴越王一半了。

    不过还是那句,纵然未来很有潜力,此时人心未曾归附,没有征集起气运还是事实。

    因此,顶上公器抵抗了一下,终于土崩瓦解,现出内藏的异龟。

    这龟龙爪凤尾,背有虎纹,身具四灵之相,潜力甚大,正是云中岛气运。

    此时不甘咆哮,被稀薄了几分的黑云死死压住,如负重山。

    灵龟咆哮连连,击散着云气,现出黑云中最核心殷红似血的部分,却依旧被镇压。

    最终,黑红色的光芒还是侵入体内。

    段玉浑身一震,面上七窍都流出血来。

    识海之中,一层黑红色光芒遍布,攻击着道印。

    四转螭虎白银印光芒大放,幻化螭虎之形,奋力抗衡。

    “我并没有亲手杀人,而是命巨鹰去做,这就隔了一层,但身为主使者,依旧要承担大头,而这段时日,尽力以分封控制各地,也汇聚了些气运,再加上曲胥、云中之器,又能抵消一部分,最后,则是要看道印了!”

    道印玄奇,乃是段玉最后的底牌。

    他抬头望天,不由一笑:“幸好,削弱几层后,虽有罪孽天谴,但总算没到直接落雷的地步……”

    要是真的天打雷劈,那除非立即晋升雷劫不灭,否则就是十死无生了。

    此时虽然笼罩着一身罪孽,但自己可不是瘟神道人,只能等死,最多做些善事功德抵偿。

    自己掌握南句百万军民,只要正式成就蛟龙,这点罪孽挥手就可击破!

    片刻后,识海内终于稳定下来,段玉内视,却不由苦笑。

    只见道印之上,一片黑红纹路蔓延,染得原本的银色驳杂不堪,而自己头顶,笼罩着数丈黑云血光,丝毫神通法力都动弹不得了。

    “这就是将我地煞修为、还有道印,都抵了上去么?”

    此情形,就是用所有修为,外加道印镇压住罪孽,在去除之前,苦修多年的道法尽皆失去。

    “好在此时政权也没有什么大敌了,当务之急,是要速速将楚国十万大军尽灭的消息传播出去,威吓四方,恐吓楚人,使其臣服,贡献气运!”

    “不过此时,难免就有一些宵小来犯!”

    他冷笑想着,忽然身影一动,八步赶蝉,如浮光掠影,来到城墙上某个角落,五指并拢,军气凝聚,化为一拳:“杀!”

    砰!

    仿佛气球炸开,一个元神惨叫着灰飞烟灭:“你毒毙我肉窍,又灭我元神,我好恨……”

    却是之前军营中随军的道人,肉窍毙命,心有不甘,前来窥探。

    ‘我之前为了渡过劫难,修炼兵家之道防身,果然大有裨益!’

    段玉沉默着收回了拳头。

    此时纵然道法难出,但他还是兵家二重的大将!也是这芝城体制之主!

    外有大军环卫,内有精兵防身,自保还是无虞。

    不错,此时的他,赫然已经进阶兵家二重!

    兵家大将要突破,最快的还是战场上,段玉这些时日打的仗一点都不比秦飞鱼少。

    而兵家一重的军气灌体,因为有着人仙之体,简直是弹指即破,二重的练精兵,有着五毒宗法门,与秦飞鱼交流一番后,略有所悟,闭关几日也突破了。

    反而是破入第三重军气神通,有些困难。

    不过他也找到了一条捷径,那就是白家!

    此家掌握不少神通简化版本的战争秘术,显然对兵家三重极有研究,自己抓了白关,总有攻破其心防,得到白家真传的一日。

    “君上?”

    这动静,立即引来一队精兵,为首的天野拳兵卫立即问着:“出了何事?”

    “无妨!”

    段玉笑着摆了摆手:“你明日放出消息,南楚大军已灭,我将在城外筑京观!”

    “什么?”

    天野拳兵卫目瞪口呆。

    不是白日才大军开到,满城颤栗么?怎么到了晚上就灭了?

    ……

    两日后,微雨。

    秦飞鱼快马赶入芝城。

    一路上,他还见到了不少之前册封的士大夫,一个个脸色苍白,如丧考妣。

    “莫非是真的?”

    他入城,路过一处菜市口,就见血流满地,斑驳暗红,显然刚刚行过刑。

    耳朵一动,周围百姓惊恐的声音就传入耳中。

    “陈家造反,一个时辰就被破,满门抄斩啊!”

    “东输家也是如此……唉……谁能想到,十万大军啊,说亡就亡了呢?”

    “邻家的小子偷偷去看过,说得那个惨啊,尸骸遍地……回来之后也上吐下泻,去了半条小命,好悬给救了回来……”

    ……

    听着这些声音,秦飞鱼心里迷惘一片,赶到府邸,面见段玉。

    “君侯神武!”

    “我等誓死效忠!”

    这时候,这些士大夫就乖觉多了,阿谀奉承的声音老远就可以听到。

    “拜见主君!”

    秦飞鱼进来,一丝不苟地行礼。

    “嗯,罢了,你们下去吧!”

    段玉摆摆手,让参见的士大夫退下。

    秦飞鱼凝神望去,就见段玉眉宇间似有些疲倦,除此之外倒是没有什么大碍,不由现出一丝喜色:“恭喜大哥了!”

    携此大胜之威,不愁南句州不臣服。

    甚至,连楚国东面都是处处破绽,大可攻城掠地,顺带恐吓吴越,令其不敢东进。

    段玉之前规划的西进楚国、东拒吴越的战略,一下就成了大半。

    假以时日,必然能够成为影响南方的举足轻重之势力!

    争霸天下的梦想,此时方才看见一丝曙光!

    “哈哈,这的确是喜事!只是还有一些死硬份子,以为我之前的大度是软弱可欺,看到外界那样了还贼心不死,想要串联造反,当族灭之……”

    段玉哈哈一笑,声音又转冷:“等到城内清理一批大族之后,浦上之地也要拿几个开刀呢!”

    秦飞鱼沉默。

    十万楚军东进,浦上豪强纷纷串联,密谋迎接王师的事情,他也知道一点。

    之前是只求他们不乱就可,现在掌握大势,自可随意宰割。

    “你回来便好,休息一日,我们明日出城,去给十万楚军收尸!”

    段玉又一弹指甲。

    五毒宗的毒气弹,质量还是很过得去,一夜过后就落地降解,再经过雨水冲刷,残毒就已经不多了,至少毒不死人。

    否则的话,这几日要是刮西风,芝城也受不了。

    等到再过上几年,想必那片地方,又能长满青青草坪,野花遍地了吧?

    ……

    第二日,芝城西门打开,军营中的一万新兵被拉了出来,为十万楚军收尸。

    这既是为了防止瘟疫,也是更加直接的恐吓。

    他们涌入军营,就仿佛进入一个死寂的世界,看到一个个尸首倒在地上,抓着喉咙,双眼暴突,死不瞑目。

    人尸马尸倒了一地,还有一些想捡便宜的小动物。

    不少楚人直接吐了,又被军法官狠狠抽了一鞭子,才能开始动作。

    他们将兵卒的盔甲剥下,尸首斩首,头颅用作京观,尸体则直接焚烧后埋葬。

    至于金银之类的财物,则是要尽数上缴,不乏偷偷暗藏者。

    因为死人实在太多,一些小动作军法官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不过他们搜刮的同时,又不自觉地望向中军,吞了口口水。

    那才是楚国贵人扎堆的地方,随便一件玉佩、或者头上的金冠,就够他们享用不尽了。

    可惜,却不是他们能够染指的。